法律在线

法律在线
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左手玉,右手银,左手抚琴,右手拓疆,女人就该穿金带


发布日期:2020-05-30 06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自古女子爱红妆,上至贵妇,下至农妇谁人不爱美。我虽性情由来粗糙,但也是爱美的。因我个性最不喜招摇,对于妆饰自然也是简约的好。年少那个时代提倡简朴,至多喜不自胜地淘几个发饰。穿着母亲从广州出差买给我的衣裙翩跹而过,自觉地美不胜收。耳听得邻居阿姨的夸赞,心情瞬间美达天际。总被夸到不自知,这个大美泡泡非得揽镜自视才会被现实戳破,镜中的那个人总是那么不尽人意。

记得那时国内新出一本时装杂志,《瑞丽服饰》,对就是这个名。一本要二十多块,在那个年代无疑天价了。看着书中模特笑意如花,衣袂时尚,羡慕之情无以言表。读杂志这个习惯一坚持就是十多年,一直到人生境遇发生了大变故才戛然而止。即便是抛舍家业,这成堆的杂志也不舍得丢。别的放一边,杂志安置妥当才放心。不能不说爱美之心甚笃,只是时过境迁,过往总总执着和美好都遗忘了,葬送了,都成了身后事。人之老矣,连思维都越来越粗鄙了。

其实哪有女人不爱美,连刘姥姥都要择朵花戴呢。哪个少女不怀春,为悦己者容是自然,即便大观园里的傻大姐生得体肥面阔,形象粗鄙,能得朵花戴也会喜不自胜。《孔雀东南飞》里有云,著我绣夹裙,事事四五通。足下蹑丝履,头上玳瑁光。腰若流纨素,耳著明月?。指如削葱根,口如含朱丹。纤纤作细步,精妙世无双。

淡妆美如斯,云鬓凤文细,哪个少年会不钟情呢。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,现在更是百花齐放,张扬个性。有人画浓妆,我独爱淡描,更有人雅到脂粉不施,天然雕饰。我自己不是不爱妆容,只是实在不擅长,年轻时,随便画个眉就已经很满意了,画得太浓反倒太刻意了,俗了。如今即便是眉眼唇妆都画上也无以悦颜色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,裸着一张脸做了黄脸婆。